来自 趣事 2019-04-13 14:38 的文章

王凤雅爷爷:遭遇指责和网络暴力 全家都要崩溃了

[摘要]王凤雅很顽强,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里,她用小小的身体对抗着强大的病魔。她不会想到,她的病和死去,却让家人遭遇了疾风骤雨般的指责和质疑。

王凤雅的爷爷。

王凤雅和母亲(资料图)。

图为王凤雅爷爷在太康县慈善会转捐剩余善款。 齐永 摄

封面新闻专访王凤雅爷爷:

遭遇指责和网络暴力

2015年5月27日,一个小女孩降生在了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张集镇温良村的一户普通农家中。家里最有文化的是曾经当过老师的爷爷王太友,他给第四个孙女取名王凤雅。3年后,在离家不远的卫生院里,王凤雅没能撑到她的3岁生日。2018年5月4日,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王凤雅很顽强,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里,她用小小的身体对抗着强大的病魔。她不会想到,她的病和死去,却让家人遭遇了疾风骤雨般的指责和质疑。

从4月8日开始,@小希望之树和@作家陈岚发微博质疑王凤雅的家长,认为他们靠募捐得到了钱却消极治疗,没有把王凤雅送到大医院治疗,疑似把善款挪用来给王凤雅弟弟治唇裂,重男轻女,涉嫌诈捐。

白点 兔唇 五个孩子

凤雅出生后不久,王太友和家里人就发现,这个孩子的右眼上似乎有一个白点。“当时以为是白内障。”今年4月,王太友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采访时说,他现在有些后悔。在他看来,如果彼时便带凤雅去大医院就诊,或许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风风雨雨了。

孩子的成长很快打消了家人的顾虑,毕竟,胖嘟嘟又乖巧的凤雅怎么看也不像是罹患重病的孩子。

除了隐隐的担忧之外,王太友和儿媳妇杨美芹更多地需要考虑如何去改善生活。毕竟,除了凤雅以外,这个农村家庭还有3个孩子需要哺育,凤雅的三个姐姐最大的已经开始读小学,而凤雅的父亲,因为智力发展迟滞,除了简单的家务之外,无法承担更多的生活重担。

这个家庭渴望男丁。全家的愿望终于在第五个孩子身上得到满足,不同于凤雅眼睛上白点所带来的隐忧,这个男孩所带来的喜悦和忧虑都是显而易见的:男孩有唇腭裂,也就是俗话说的兔唇。

直播 筹款 风波

在嫣然基金会的帮助下,凤雅的弟弟获得了免费手术的机会,面部的畸形得到矫正。2017年5月,当杨美芹带着小儿子做完手术从北京回到河南老家时,一家人还很欢喜,似乎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

但凤雅的突然发病改变了一切。

发烧,虚弱,右眼的白点似乎变得更加明显,再到出现眼睛局部肿胀。王太友说,2017年10月,一家人带着孩子从乡到县,最后求医至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时,他得到的信息是,凤雅罹患视网膜母细胞瘤,癌细胞已经扩散,“手术没有意义了,医生建议化疗和保守治疗,化疗一个疗程大概要2万元。”

直到现在,尚未有人看到当时的就诊记录和相关证明,但王太友很笃定,“我没有乱说,警方把所有的记录都拿走调查了,我没有不给孩子治病。”

凤雅的病情在一天天加重,右眼的肿瘤一天天变大,孩子日渐虚弱。“我做了一个非常后悔的决定。”杨美芹说,因为没有工作,为了给孩子赚一点营养费,她开始尝试发布凤雅的视频和进行直播,“广告说发视频能挣钱,我就想弄点钱给孩子。”

杨美芹说,一些用户看到了凤雅的情况,告诉她可以通过水滴筹去申请善款和帮助。“总共筹了2次,第一次筹了1万多元,大部分是亲朋好友捐助的。第二次筹了23000多元。目标是15万,是我主动中止了,我想凑够了化疗的钱,就不再需要了。”

网络筹款中,自称志愿者的马女士来到了凤雅家里。“我是通过刷社交软件知道她的情况的。”5月25日,马女士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她是专职的志愿者,专门帮助凤雅这样需要帮助的孩子。

这样的志愿者并不是免费的。马女士称,如果这些孩子成为公益组织捐助的目标“项目”,她的交通费和一些花销可以报销,还能获得一部分补贴。

图为王凤雅的爷爷将剩余的善款转捐到太康县慈善会。 齐永 摄

志愿者 看病 网络暴力

王太友说,之后陆陆续续有自称志愿者的陌生人到他家,大多数人建议他带着孩子去北京看病。“他们跟我保证说,北京那边医院联系好了,不用我们出钱,去了就可以住院。”